in Uncategorized

海底睡道

纳吉去槟城海边问州政府,隧道报告写了这么多年,写好了吗?

可行性报告用了几块填海地去换?其费用又是多少钱?曹先生不想解释,前首长不想上那只鸡的当…

你我他只好游花园,当刘姥姥看政客演戏,当聋子听雷!

十余年前,当笔者还是政客时,还记得常发文告质疑有关当局的可先行报告,可时任首席部长应该觉得说,笔者党职太低,不用理会这个小人,哈哈!

可今天被他们击败的前首相想知道可行性报告写好了吗?只差三巴仙的报告好像收在国家财库,州首席部长也看不到,更不要说外人,对吗?

隧道几时会开始做,笔者心里有数…就在林生当回首长后,可曹先生关上了门,前任回到州一号宝座,隧道应该是睡到自然醒了!

看官今天可以说笔者为了出名,疯癫痫病,胡言乱语说政敌。可想回当年某人跟林苍佑打赌,要是你建好槟威大桥,我即刻从桥上跳下去!

不懂笔者是否可以说,我从睡道泳出公海,跟当年的胡言乱语谢罪吗?

想到308跟记者说,两线制不会成功,因为变天不会改变现状制度,政客都为族群利益,都会典当对方权益。

当时他骂了笔者,认为我是州团长,对于变天不认同说不好听的话。结果几年后的各州政府换了换,有一天他跟我讲,你说得两种治将成为马来西亚以后的政治体制。

笔者不是预言者,更不是政治家,只是在党太久,看到了残酷政局,懂得了官场现形记,政客官僚风范…奈何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