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敢再问 当你偷电

国能私营化了数十年,为何官腔还是如此这番嚣张跋扈?

也许,国家电流供应只此一家,你无法选择的情况下,他还是独裁主义制度的霸主。

所以此次电费飆,是没有法律法规能管制,人民只能任其玩弄,对吗?

你敢再问,就当你偷电处理了事,看你还敢跟国能斗法吗?

尤其,当每六个月的调整期,国能以燃烧材料费高涨,又在店单里有个英文字母的征用费。

当然国能会跟你说,这是根据世界趋势来调整,偶尔涨价,偶尔降价,对吗?

过去几年来,政府为了绿化电能,人民已经缴纳一巴仙的绿费,让政府津贴太阳能发电厂和机制。

在国能要提高收费时,政府没给国能提高,却添加了英文字母的世界燃烧价格调整,没记错是零点零二五巴仙。

这一次全马各地说国能记错电单,要国能重新品估计算。可国能跟你说什么?

上一次少算了?也是记写员打错数字?也许只是记写员忘了三十天期限,而在四十天才来记单。导致计算公式,计错了!

其实全马只此一家的国能发电公司是无法解决问题,只有百花齐放的竞争优势互补,人民才有机会享有真正的电能服务。就如电讯公司这几天的优惠政策,让人民可以随意享有电信运营商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