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移风易俗

老庵师父生前留下遗嘱,要求死后,以便宜棺材收殓。火化后,将骨灰撒于高山,大海,不得做任何法会。不得办出殡仪式,不得讣告亲友,信徒…来无声,去无息,波沉大海,归回大地,了无痕迹…

这是本人慎重遗嘱。

师父俗名何健东,来自中国福建省,出生于1940年。多年来在观音菩萨庙,为信徒解签问事。

对于笑纹来说,他亦师亦友,这些年来看到他为众生诵经助念,早课,晚课,始终如一日。

他足不出庙门,每天都在庙堂念经,信徒找上门,很多时候都想解开心中疑惑。

只要跟他说说,听他那种福建莆田华语口音,信徒都会心满意足回家去…

米乡父母也会找他,为待嫁儿女找个好日子,就看哪一天举行传统婚礼。

而疯癫的我有一次跟师父开玩笑地说,可以给我正字吗?

师父笑着说,他从来没有给字,也不鼓励众人赌博!

当然,我这种疯疯癫癫的信徒不多,要不然的话,其口中的王公子,岂不是庙里的大麻烦,哈哈!

而师父每早都会在九点半左右用餐,他总是站在饭桌门口喊道:“松,吃粥!”

庙祝也会要我跟师父一起用餐,吃碗热腾腾的粥,温饱肠胃。

也忘了这几年跟师父吃了几顿早餐,只懂得自己肚子饿的话,就走过去跟老人家谈说几句,吞噬热粥。

最后一次吃粥机会是笑纹还没去马六甲三宝山传承文化火炬,还记得他说了传承文化是民族底蕴。

要我们好好传承中华文化交流,为下一代留下真正的中华传统意义…

而笑纹横越五州,传递火炬后,回来一天又飞到泰国曼谷参与日新迷你嘉年华。回来那晚米都大雨倾盆,师父被淹水吓倒,一病不起…

最后一次见到师父,是庙祝要他出来坐坐。可一下子他又想回到卧室,帮他扛轮椅进卧室时,他的眼神跟笑纹说~他累了!

那时候,笑纹还以为师父只不过太累了,需要更多休息,休息,休息。没想到那晚有位医生诊断,建议他入院打点滴,他一口答应入院。

过去的他,从不愿看医生,更不想跟西医打交道。没想到这一次的轻易答应入院观察,就一去不复返。

日前收到讯息,师父于1855走了…原来人生就是如此,要走就走,而他想移风易俗,简简单单,不烦任何人,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