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爪官字僚

打从马智理提起爪夷教学,认识爪夷,到今天的家长决定教不教…

各位看官,你们看到了什么政策法规,还有什么官方答案!

作为一名华校掌托人,说实在…对于先贤的坚持不懈追求华文教育传承,在过去百年来的热爱华教人士的支持和勉励。这千多间的华文学府,有些被发展洪流淘汰,有些被区域经济发展关闭,有些在政局动荡下消失,有些在政治体制改革发展中被迁移到华裔密集的城市去。。。

从老马宏愿学校的发展,到今天小马部长的黑鞋,爪夷介绍,酒店借游泳池…这位教育部老大做对了什么教育政策?

刚上位时,听到他体谅老师的教学方式太累,学生学习方法太累。说要研究一下,新的方针政策…可当下的老师轻松自如了吗?学生快乐上课了吗?

当其副手被称谓最佳副教育部长时,很多人都在想下一步又是什么的下场?

对于政客来说,当老板说你做得很好,办事效率一流时。他的意下是你很听话,跟着指令办好每一件事,对吗?

对笔者来说,当政府将公益金当着公款消费后,这个执政党比罗宾逊还厉害。尤其,教育副部长在全国各地发放款项时,还称赞财长…唉!

大彩公益金多年来都资助政府“忽略”的华文学府,基金会在考虑各校申请书后,再派代表研究各校的建设发展。该基金会就会发放资助项目费给予董事部,或者学校去处理。

今年在财长与公益基金会商讨对策后,该基金会将款项交由某人来决定发放项目,早前还说这是政府拨款,要学校呈交报告于教育部???

作为某校全津的董事总务,也是某校半津的董事长,原来罗宾逊取财有道,要公益金给予资助后,又要学校听话的跟政府部门交代。

这公私不分明的骑窃,会不会让下一届,政府 学得更上一层楼。以后的华教学府发展,一律由赚钱的企业领养。

至于政府的拨款则是国民教育,宗教学府瓜分…还有拉曼学院的津贴,就交由政客的喜好选择发放,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