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on! on!

野兔生涯,特制衣裳,xRun,兔年谈兔!

这些都是若干年的照片,里头也有些走失了,也有离群的。。。

而我这几年来,也逐渐消失在野兔足迹。曾何一时也想离开野兔群,作为一个疯狂爬山,在时间磨合下,从顶峰到低谷,从低潮到颠峰,sabun不后悔称为疯狂野兔,ON!ON!

事实上,在这个组织我活得非常开心自在,当时是一个团队精神,一团不分你我的野兔。

从1993年加入,至今也有27年。从徘徊在外的等待着,到入会成为正式会员。从斯文到sabun,从外交秘书到主席。从热忱到要不要。。。

我依然还是当年热情的我,可每个星期六爬山的热忱已不复当年的执着。手提电话闹钟始终会在4时15分提醒我准备,要我回去更换衣服,在5时等待队友在我家门外聚集,在一起开车到郊外欢乐星期六晚间。

也许,我放不下背叛。也许,我是失败的领导者。也许,我只不过一粒棋子。也许,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