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5/4/2020

开始忘了星期几,洛道(lock down)多少天?

笑纹只懂得醒来,到楼下看看有什么吃?家人准备什么,就吃什么。不会跟过去番,看不顺眼,直接走人。

吃了早晨,就会到银行处理一点贷款事务。通常是拿进去银行里头,在跟负责老友闲聊几句。当下,连门都不想进去,怕被细菌感染。尤其,窝在一室的杂人行。

有时到总行坐一下,跟老板闲聊几句。或者到后边的办事处,找那几个老友同事,胡说八道,谈公事废话。

有时就到临近的咖啡店,顺道闲聊几句。路过的情景,要打包食物,站着等的状况,哈哈!

亚罗士打《蛇畢》,就驱车到日德拉米较打卡上班,签支票,处理一些事务。

会在日德拉坐到下午五六点,就看公司有什么事务。否则,打道回府,在途中遇到路障就找小路绕道。

回到家,偶尔五点半,就吃了晚餐。爬到楼上,就没有再下来。要喝酒,就要求弟弟下去拿。看电视节目,就四五个人窝在后房一起看。

想独自一个人,就坐在这里上网,打稿投篮,写部落记录。到了要睡时刻,就进房间睡了!

可今天有点反常,早上醒来,吃了早晨,胃风又来了!不想出去,就我在后房沙发看电视,胃肠风一直反反复复。而我却坐在那儿数个小时看电视。

几乎成为人生的第一次,还是说最后一次。从来没有如此乖,一动也不动。没有起身小便,也没有站起来走动。好如饱食的蟒蛇,吞噬猎物后,无法弹懂,等死!

傍晚,又吃了早上的爪哇面,唉!不懂是面食的汤头,还是昨晚喝了太多。。。还未到八时就爬上床睡觉。

没想到睡到午夜十二时,又醒来。觉得肚子有点饿,下去找食物。只看到前几天,去医院捐血的礼品杯面。想了又想,面啊!

再看一下,没有其他东西了。。。只好硬着头皮,用烧水烫面。拿到天台,要吃时。美女醒来,又喝酒了。没有啊!肚子有点饿,想吃面。一听到吃杯面,老婆爬起来,哈哈!

她吃了几口,我也吃了几口,就像加白饭当泡饭,应该媲美咖喱饭吧!结果走下来,加了白饭。也顺道拿了两支老虎上来,可吃完泡饭,坐下来写字到现在,坐了两个小时。首次还没干掉一只老虎,也许肠胃没兴趣,还是脑海有点混扰。。。吃那么多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