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新年

也许大家都没想到老马在数十年前就察觉到当下,是以在其任期内不断跟人民说,让我们一起在2020年迈向宏愿国。

要知道老马提出宏愿国时,大家都发梦在想二十余年的那一天,马来西亚人民是如何飞越时空。

就算前两年,当老马回锅油炸那只鸡时,也没有人会说两年后,马来西亚将成为先进国。

可在其内阁部长提出飞行车后,相信全马上下都觉得我们离先进国的距离靠近了!

否则,马来西亚那会极少的计划研究开销,就让百万飞行车走入社会。

还记得部长说,飞行车即将到来。让我们一起见证全球领先的飞行车,从首都飞去槟城,才需要两个小时多,哈哈!

好啦!飞行车不笑写,就让我们一起飞越时空,回到2019年12月25日。

哪年的圣诞节,你在圣诞老人钻入烟囱前,许下什么愿望。例如姻缘,事业,财运,学业,还是外遇。

可任谁都没想到老马会在二月跳草裙舞,更小孩子气不听皇上劝告,突然任性地辞职。

当初,我们还觉得老马也许在整合朝野资源,一次过结合了双方人马,组织一个马来西亚政府。

可没想到老马的草裙舞,大风吹,意外让黑马,坐上首相的宝座。

还颠覆了当今政党对立情绪,将两派人马切割成你一块,我一块,他一块。

把原本对立的多个派系弄成九层糕,让政客们都坑不出声。可心里很不高兴,各怀鬼胎,等时机成熟再跟你算旧账。

就在各派人马明争暗斗的空档,新冠肺炎在政治最危险期间突袭马来西亚。

在黑脸成为首相后,其团队不懂是借用肺炎疫情,还是怕新冠侵入人体。就宣布了全国停摆,大家都得蜗居在家。

很多人在家闷得发慌,就开始学习网络联系。突然之间,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甚至幼儿园的学生都上网课。

大人也借用电子会议系统打老虎过日子,在网络联系各地老友,话家常。这些新常态不就是先进国的技术吗?

例如,前任没有会计专业的财政部长鼓励人民群众用电子钱包,可到底有几个人在学习电子银行转账呢?

可在疫情当下的今天,吃午饭,吃晚餐,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你自己是不是都在网络处理了!

以前要说什么电子交易,老人家跟你说我这么老了,哪学得会…可今天,这些有年纪的人物,是不是在店铺门外扫码?

用餐完毕,就扫桌上二维码,再问老板,多少钱啊?就即刻飞钱付账,站起来,打打屁股,带上口罩就走人了。

要是去年圣诞节晚上,笑纹跟你说,明年2020的日子,我们都懂得上网购物,上网开会,上网飞钱给帛金,上网缴交水电费,用电话就可理财,还鬼钱…你信吗?

这些先进国的技术习惯,是不是老马当年的规划设计剧情。让马来西亚人在短短时间,都称谓之先进科技发展的佼佼者,哈哈…

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训练下,全球人类或多或少都习惯在网络祝贺朋友,在电子会议系统聚集一群。

所以,我们就算是没有上山扫墓,没有端午节,没有七月半,没有黄旗飘扬,没有开斋节,没有屠妖节,没有圣诞节,没有冬至…我们还可以Zoom新年啊!

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锵咚锵…恭喜呀恭喜、发呀发大财、好运当头、坏运呀永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