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某某

疫情当下,大家可懂病魔窝藏在哪里?

尤其,蜗居在家没出外旅游的人,你可曾想过新冠就站在你旁边,或者是窝藏在某个角落。

就算你与朋友们聚集用餐,行动管制条文规定社交距离一米。可喝下一杯又一杯酒后,你可发觉大家的座位好像黏在一起。

酒肉穿肠过,酒精让大家都忘了肺炎球菌或许藏在某人的身体里。

即使来见面时,大家都戴着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可谈得兴起,言语表达是越坐越近越好。朋友之间的聊天,需要一些肌体动作啊!

要是大家有互动性的触摸,这才是真正的交友聚会活动。

这时的人们,只在意执法人员是不是会突然出现,还有那张千元牛肉干是否飘过来?

其他方面的卫生标准几乎都抛在脑后,警察叔叔阿姨没出现,就没事了!

诺希山每日的温馨提示,多用肥皂洗手,时刻戴口罩,社交距离。

诺将军的精言都从左耳进右耳出,尤其不去拥挤不堪的聚会,不要拥抱问候,不要近距离交谈,不要在封闭处聚集等。

卫生总监每天不厌其烦重复呼吁人们,要大家自己顾自己,要好好学习新常态生活次序。可大家都想着另一个行动旅程,大家都想出国旅游,去云顶走一回,去浪交怡海边玩。

结果旅游景点区的人们,都挤得滴水不漏。空气要穿透都难,不要说人要走过去,哈哈!

这种情况下,执法人员只能不断呼吁,请大家帮帮忙,遵守社交距离。Tolonglah Tolong, Jangan Dekat, Sila Patuhi SOP.

但你说,在拥挤不堪的人类会听懂人话吗?我都排队一个小时了,你还要我站远点,不是让有心人插队吗?

今天写文说字,笑纹倒想到人们不遵守行动管制令,是不是会被感染新冠肺炎症。因为,在马来西亚的实况,人民群众不止是会有性命之忧,还被执法人员捉去衙门写三万。

可高官推挤饭座用餐,照片还得往“两个口”角度看过去。噢!原来从左看过去,他们有一米距离。要是从右侧瞧见,高官子弟是贴在一起啊!

这也是民间流传至今,处处都是这样的人来说,我是老板,需要打卡咩~

我是理事,需要扫码记录,还排队等候?

我是董事,难道进去,还得测量温度,扫描二维码吗?

官场现形记的戏码,不止是朝廷官员,连民间的某某,也是觉得自己不可能确诊。

我某某为何需要根据行管来行事,我某某高人一等,啊有可能需要跟着普通人一样守规矩啊!

哈哈…笑纹确实是董事长。大佬您,某某肯定是董事,您一定是高层理事。可新冠病魔会不会基于您的职位,放您一马,饶您小命啊!

奉劝一句,做人行事不好太嚣张跋扈,病魔可不懂您是谁?只要有缘与您缠身,您说…万一确诊,又不小心走了,虚名还能挂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