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新格局

新闻称,霹雳州将有一两位行动党州议员出走,离开大选胜利的旗帜,为选民寻求更好的服务。

这是大家应该很兴趣的跳蚤市场需求,到底这些跳草席舞的人,是为了什么跳槽,称谓政治青蛙。

笑纹向来反对青蛙政治人物,尤其是大义凛然、正气凛然的语句。

这些为了什么改变从政初衷的贵重代議事,竟然不了解什么的含义。

他们通常会说,为了让选区的人民群众获得更好的福利待遇,也为了选区发展规划等,来说服自己和选民。

有时候,还跟大家说,为了国家社区的未来,我们不得改变自己。为了迈向未来发展的第一步,我们可以与任何政党合作。

前提是为了人民…为了人民就可以变心?将选民的委托喂狗食吗?

也许,议员的转变为了什么而什么,也即是人们的什么的什么啊?

更甚的是反对跳槽的政党,也为了壮大议员整容,也通过会议接纳青蛙议员。让该党成为有席位的椅子党。

从媒体报道中得悉,我党或拉拢到20名国州议员过档。这是不是真的?

通过青蛙议员的壮大,肯定破坏了民主制度的建设,还有基层多年的草根耕耘。

要是为了政治新格局,就与宿敌合作,开发所谓新格局,哈哈!

还记得倪可敏说,我们有2个选择,一是继续坐以待毙,二是开拓新格局,我选择了后者。我知道可能会被骂,但好过不去做。政治工作就是要有鲁迅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精神。

今天该党的议员也许是依葫芦画瓢,既然党中央可以放下多年来朝野情怀。

那倒不如牺牲小我来完成使命召唤喜来登酒店续集。再让我们来纠正华裔边沿化的政策,对吗?

要是这20烈士完成了纠正任务,相信倪可敏也不要太内疚。毕竟是自己人帮他延续了政治使命。

对笑纹而言,今日的内阁没有几个华裔部长,这都是大家都听取该党的改朝换代。

随骑马杀鸡的目的达到,可这匹老马却不听劝最大政党的劝告,一意孤行己见打理马来西亚。

并在22个月后自我寿终,还推说是喜来登政变,让全马人民群众受苦受难。

这种推辞政治任务的政客,他们还不是为了什么而政变上台表演催眠术吗?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种做法都是胡扯政客的过招,讲就世界第一等,做起来只不过是什么的什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