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大家都惊觉了家乡突然被水淹,很多地方在过去数十年都没雨水过量的问题。

可最近几年的报告,官方报告总是喜欢跟人民说,这季节的雨量是过去几年的总和。

但是高官没有任何更多的环境保护解释,是不是有关秃头山的发展,重新种植的计划,还有被不知名人士的开伐等。

因为,当官者不会跟你说,这些行动多少都与他们有所保留。

其实,当官者很多时候都与保护森林的树桐有暧昧关系。尤其是一些攀上黄旗子的政客,都爱挥着小旗帜,利用飘扬黄旗来达到重新栽种欲念。

从朝野对换位置至今,各州森林资源管理系统的瓜葛可没停止过。

当水淹当地时,第一时间跳出来指责政敌的政客,都说执政党政府批准了几个又几个伐木计划。

而被指责的政客又跟大众解释,我们只是清理芭场。将不好的树木给整理好,再植树造林。

政客们的口语,以为人民的眼观四面环山,大家都没走入森林,哪晓得重植树活动是政府恩泽。

就以清理生病的树桐,重新种植来达到了所谓计划。

就在这些政客不断指责,互相批评指正。山下的平民百姓却在每一年的雨季来临之际,遭受生活损失。

很多地方都面对一雨成灾的环境问题,可执政为民的代議事总是跟你说,这一次的雨量是全年的总和。

笔者不敢说,淹水是贪污腐败问题。但确实是一种非常明显的侵蚀人性的结果。

就是贪嗔的伐木,破坏了森林生态环境的水源保护区,才导致全马各地区都面对现实社会问题。

即使是声称自己没有贪污受贿的州属,其州内的环境污染治理,水淹家门的问题,都不是越来越严重。

但精明的政客们的答案永远都是官僚体制的解答…今年的雨量过高,导致现有的排水系统无法承受排水量。

我们将提升排水系统,将会跟联邦政府申请治水拨款改善沟渠问题。

我们也希望人民不要乱丢垃圾,导致沟渠堵塞。

我们希望老天爷能体谅一下,不要再下豪雨,更不要天天长命雨。

政客们的话语,就不曾透露保护森林的面积一年比一年少。政客也不会跟你说,一颗大树能收集半吨的水份,一片森林的积水量不是收在山区的泥土里,而是那一棵又一棵大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