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马来西亚的淹水故事情节,每年都是遇雨季就搬上舞台表演。

除了黄三德关心民漠,亲自回到州属巡视各区域的救灾工作。

各区域的代議事也都会捡起裤脚,跟着队伍到灾区去。

领取议员津贴的政客,除了下来灾区走动,还呼吁热心人士参与救灾物资工作。

政治人物的参与无可厚非,这是他们表演的舞台。既然当选为该区域的人民代議事,他们就得以牺牲精神来表达议员对于选区的关心和协助。

全国各地在此次的淹没剧情,笑纹在想什么?

为何水灾剧情发展一年比一年严重,到底淹水是不是贪污腐败的处罚?

这么多地区都面对类似的灾情,是不是都是在贪污受贿犯罪行为下,大事开伐森林所造成。

笑纹带出,这个疑问是什么意思?其实,笑纹个人认为区域发展趋势,确实是威胁了各地低洼地段的旧物业,旧住宅区等。

可逢雨必淹的剧情好像不是老套牙的问题,而是好多不曾淹没的地区突然被洪水泛滥灌溉成大湖。

就不懂这几个在开年就淹没的地方是不是真的发展神速,导致排水沟渠无法流失雨水。

还是附近山区的树桐逐渐消失,被不知名人士给砍伐了!

东海岸的几个州属,在近几年的淹没剧情中,文德甲,文冬,吉赖,淡马鲁,兰斗班让,哥打峇鲁等。

有些地方是开埠至今,百年来的最高水平线。淹没数尺,甚至淹没屋顶。

这种淹没剧情是不是说明了深山密林深处有了变化?窝藏在保护森林的树桐还直立原地吗?

在各种各样程度的翻种计划中,朝野代議事都有着不同理由相信自己不是罪人。而以堂皇的理由来重新耕种新树桐,说是将不好的树桐砍掉,讲是给予森林新生命。

结果是参与计划的集团公司,都是代議事的戴罪羔羊,其实是伐木场的共同分享财阀。

笑纹只能借此呼吁人们要珍惜深山老林的每一棵大树小树,数十年来的人间仙境福地,都是荒野森林的保佑和祝福。

没有森山野林的佑福,哪有自然蓄水森林公园。每一棵树桐都吸收大量的水份,每一棵小树都为地球收纳水量。

山区的每一棵植物都窝藏着水份,大山深处就是有着无数的草木,才能含有丰富的天然水霸。

这几年来的朝野大风吹,上台后的政府多少都开发了原始森林。美其名是重新种植,背后的财库才是真正贪污腐败分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