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现形记

雪州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指出,行动党要认真检讨过去执政期间让人不满意的事情,以后话不能说得太绝,才能赢回选民的心。

“当时的心态、做法和决定,是否符合社会的要求和期待,是否公平和服众?”

这位仁兄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听进该党数百位代议事耳朵里。

尤其每日写文告,喜欢在社交媒体分享心得的国会议员,州议员,甚至市县议员。

这些爱批评指正他人的代议事,天天都指着政敌,你要这样,你要那样。结果是不是邓章钦的“别把话说得太绝”。

过去数十年,在野这些年,只用嘴巴和笔服务人民的代议事,突然称谓之权贵。

要用自己的标准来办事时,自己做得到吗?

一旦入主布城,我们将取消收费大道,我们将承认统考,我们将为某某翻案…

可赵明福等到了吗?统考承认了吗?大道收费站依然是大盗啊!平等对待,还不是一种讽刺。

我是为你们好这句话,到底是谁好了?选民,还是当官者身边的人?

笔者认为,当官者多数都是上了台,换了脑袋。尤其把鸡毛当令箭的娃娃兵团,每天帮政客发文告,粉刷领袖的笔墨,让读者以为这位代议事对于政事很关心。

其实文告背后,还不是东厂太监在书写文稿,再挂上某某名号。

对于霹雳政变笑话,笔者认为该党的州领袖,是不是接到中央的指示,再放下身段。被逼无奈与政敌合作,将大臣给拉下,希望有机会翻身,重新入驻行政机关。

结果,这场闹剧称谓了草民绝望,突然发现了…原来当官者确有两个口。

要上台当官,就说为了人民好。上不台,也是为人民好。“敲锣打鼓”后,做不到就找一堆藉口掩饰,信口雌黄,不成熟解释来当二十借口,哈哈!

对于笔者而言,也许当官那些日子,大家过得很好。被打回原形毕露后,就向往回到官场礼仪。就以为了你们好,我们不得跟着民意基础行事,我们必须与虎谋皮,
与羊谋羞,与民同乐,与民除害…

其实,在官场现形记的剧场,朝野上下只不过携手演绎好戏,让大家看得高兴,瞧得顺意,听得开心快乐就行了!

某对拳问好

不懂是那么高人示范,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新常态下,既然不能握手问好,那就抱着拳头对碰,以示礼貌。

可笑纹就不懂病魔细菌,是不是留在拳头内,因紧握着拳头,它就不会溜走,哈哈!

从318行动管制令至今,相信你我他都听到诺希山的每日金玉良言,手机也会收到短讯Kita belum menang. Jangan leka dan bersama-sama kita mengawal penularan pandemik COVID-19。

可大家是否基于四周环境已习惯跟肺炎球菌生活,已不当四位数是一种威胁。还通街趴趴走,四处游荡。有些人还相约国内旅游,大家一起刺激经济消费。

对此的协助经济成长,笑纹倒不敢反对。但建议你最好是离开人群远一点,跟不相识的新知保持距离。

对于好久不见的老相好,也得有个人卫生意志。听取卫生部的劝告,不要亲密接触问好,嘻嘻~你应该懂得我的意思…

就如友族的个案,基于回乡探亲访友,一家数口就是这样都被感染。其中一位还走失了,但基于全家都在医院治疗,只好独自一人黯然上路。

这几次,笑纹重复写新冠肺炎,是想提醒看着此文的你,务必注意自己的个人卫生。

当下只有自己顾自己,你才有侥幸打赢病魔。要是你当诺希山3C3W耳边风,也将笑纹所言当废言。

也许你能渡过老马的宏愿国年庆,可不晓得你是否有机会获得“重生”,继续活着,活到老老。

毕竟行管的2020年,在疫情当下的这些日子,我们过得勉勉强强,也只是比行尸走路好一点,对吧?

从三月的封城,到今日的封门,很多时候的我们,哪里都去不了。想要出国旅游,不行!想要留学海外,不行!想要溜去隔壁温柔乡,也不行!

基本上,大家只是在一个没有牢门的监狱,自由活动。

大家只是为了让自己获得有点意思,马马虎虎在像样的餐馆吃饭,去像酒吧的酒吧喝酒聊天。

唉!戏院没戏上演,娱乐活动只有台上表演,没有台下观众。即使,足球比赛,运动赛会一样没有观众…

所以啊!想继续生活下去的话,记得笑纹的提醒,见到活人,右手放在左肩膀,行个礼就好。不好再对拳相碰,以防肢体接触,将新冠病魔给染上,下半生没戏看啦!

我是某某

疫情当下,大家可懂病魔窝藏在哪里?

尤其,蜗居在家没出外旅游的人,你可曾想过新冠就站在你旁边,或者是窝藏在某个角落。

就算你与朋友们聚集用餐,行动管制条文规定社交距离一米。可喝下一杯又一杯酒后,你可发觉大家的座位好像黏在一起。

酒肉穿肠过,酒精让大家都忘了肺炎球菌或许藏在某人的身体里。

即使来见面时,大家都戴着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可谈得兴起,言语表达是越坐越近越好。朋友之间的聊天,需要一些肌体动作啊!

要是大家有互动性的触摸,这才是真正的交友聚会活动。

这时的人们,只在意执法人员是不是会突然出现,还有那张千元牛肉干是否飘过来?

其他方面的卫生标准几乎都抛在脑后,警察叔叔阿姨没出现,就没事了!

诺希山每日的温馨提示,多用肥皂洗手,时刻戴口罩,社交距离。

诺将军的精言都从左耳进右耳出,尤其不去拥挤不堪的聚会,不要拥抱问候,不要近距离交谈,不要在封闭处聚集等。

卫生总监每天不厌其烦重复呼吁人们,要大家自己顾自己,要好好学习新常态生活次序。可大家都想着另一个行动旅程,大家都想出国旅游,去云顶走一回,去浪交怡海边玩。

结果旅游景点区的人们,都挤得滴水不漏。空气要穿透都难,不要说人要走过去,哈哈!

这种情况下,执法人员只能不断呼吁,请大家帮帮忙,遵守社交距离。Tolonglah Tolong, Jangan Dekat, Sila Patuhi SOP.

但你说,在拥挤不堪的人类会听懂人话吗?我都排队一个小时了,你还要我站远点,不是让有心人插队吗?

今天写文说字,笑纹倒想到人们不遵守行动管制令,是不是会被感染新冠肺炎症。因为,在马来西亚的实况,人民群众不止是会有性命之忧,还被执法人员捉去衙门写三万。

可高官推挤饭座用餐,照片还得往“两个口”角度看过去。噢!原来从左看过去,他们有一米距离。要是从右侧瞧见,高官子弟是贴在一起啊!

这也是民间流传至今,处处都是这样的人来说,我是老板,需要打卡咩~

我是理事,需要扫码记录,还排队等候?

我是董事,难道进去,还得测量温度,扫描二维码吗?

官场现形记的戏码,不止是朝廷官员,连民间的某某,也是觉得自己不可能确诊。

我某某为何需要根据行管来行事,我某某高人一等,啊有可能需要跟着普通人一样守规矩啊!

哈哈…笑纹确实是董事长。大佬您,某某肯定是董事,您一定是高层理事。可新冠病魔会不会基于您的职位,放您一马,饶您小命啊!

奉劝一句,做人行事不好太嚣张跋扈,病魔可不懂您是谁?只要有缘与您缠身,您说…万一确诊,又不小心走了,虚名还能挂齿吗?#

Zoom新年

也许大家都没想到老马在数十年前就察觉到当下,是以在其任期内不断跟人民说,让我们一起在2020年迈向宏愿国。

要知道老马提出宏愿国时,大家都发梦在想二十余年的那一天,马来西亚人民是如何飞越时空。

就算前两年,当老马回锅油炸那只鸡时,也没有人会说两年后,马来西亚将成为先进国。

可在其内阁部长提出飞行车后,相信全马上下都觉得我们离先进国的距离靠近了!

否则,马来西亚那会极少的计划研究开销,就让百万飞行车走入社会。

还记得部长说,飞行车即将到来。让我们一起见证全球领先的飞行车,从首都飞去槟城,才需要两个小时多,哈哈!

好啦!飞行车不笑写,就让我们一起飞越时空,回到2019年12月25日。

哪年的圣诞节,你在圣诞老人钻入烟囱前,许下什么愿望。例如姻缘,事业,财运,学业,还是外遇。

可任谁都没想到老马会在二月跳草裙舞,更小孩子气不听皇上劝告,突然任性地辞职。

当初,我们还觉得老马也许在整合朝野资源,一次过结合了双方人马,组织一个马来西亚政府。

可没想到老马的草裙舞,大风吹,意外让黑马,坐上首相的宝座。

还颠覆了当今政党对立情绪,将两派人马切割成你一块,我一块,他一块。

把原本对立的多个派系弄成九层糕,让政客们都坑不出声。可心里很不高兴,各怀鬼胎,等时机成熟再跟你算旧账。

就在各派人马明争暗斗的空档,新冠肺炎在政治最危险期间突袭马来西亚。

在黑脸成为首相后,其团队不懂是借用肺炎疫情,还是怕新冠侵入人体。就宣布了全国停摆,大家都得蜗居在家。

很多人在家闷得发慌,就开始学习网络联系。突然之间,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甚至幼儿园的学生都上网课。

大人也借用电子会议系统打老虎过日子,在网络联系各地老友,话家常。这些新常态不就是先进国的技术吗?

例如,前任没有会计专业的财政部长鼓励人民群众用电子钱包,可到底有几个人在学习电子银行转账呢?

可在疫情当下的今天,吃午饭,吃晚餐,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你自己是不是都在网络处理了!

以前要说什么电子交易,老人家跟你说我这么老了,哪学得会…可今天,这些有年纪的人物,是不是在店铺门外扫码?

用餐完毕,就扫桌上二维码,再问老板,多少钱啊?就即刻飞钱付账,站起来,打打屁股,带上口罩就走人了。

要是去年圣诞节晚上,笑纹跟你说,明年2020的日子,我们都懂得上网购物,上网开会,上网飞钱给帛金,上网缴交水电费,用电话就可理财,还鬼钱…你信吗?

这些先进国的技术习惯,是不是老马当年的规划设计剧情。让马来西亚人在短短时间,都称谓之先进科技发展的佼佼者,哈哈…

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训练下,全球人类或多或少都习惯在网络祝贺朋友,在电子会议系统聚集一群。

所以,我们就算是没有上山扫墓,没有端午节,没有七月半,没有黄旗飘扬,没有开斋节,没有屠妖节,没有圣诞节,没有冬至…我们还可以Zoom新年啊!

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锵咚锵…恭喜呀恭喜、发呀发大财、好运当头、坏运呀永离开…

新官料理

前几天的椅子议会,那场信任品行会议,谁的行为被定义为不够格呢?

老话一句说得好,与熟悉的魔鬼合作,可被否定的法依沙是不是真的被砍掉,称谓兵败如山倒的司令啊!

打从他被投不信任票,笑纹就觉得这场游戏好像是巫统跟土团谈好构思,再与月亮佬一起配合玩。

从希盟全力以赴倒大臣,另一厢还有人坚守政治操守岗位。这说明了什么?

倒大臣只是一场归零游戏,让人民在信任与不信任之中,看谁不顾政义?

当然,朝野都会说,为了人民的福利。可人民也不会傻到谁的口袋会有恩奉金,退休金,高官行政津贴。

难道换了位子后,这些高官会将所得津贴捐献给以水深火热的社区救济,被新冠打得一团糟的经济,还有新官争执这几个月的一筹莫展。

新官与新冠只一字之别,可这两新的行为一样是无孔不入,都趁虚而入,借疫情发挥了肺炎和废言来达到目标。

此次的议会笑话,只能说大风吹。。。吹什么?吹有心人献出真面目,吹要官位者跳出来,吹政客将虚伪表现出来。

尤其,全马各地的支持者,都表现出了当权者的嘴脸。为了支持变脸的出卖,将违背民意当称kacang putih,以文字美化政客所需,以美丽的糖衣遮掩了敛权心态。

要是信任建议,在希盟隔岸观虎斗的政治操守投票下,你说依法沙会被巫统拉下马吗?48票对10票,1票弃权的票数会变成什么把戏?

要是只有巫统的25席倒州务大臣,希盟24席弃权,土团和月亮佬8席支持,青蛙2席也支持,没人投废票。在25票对10票,24票弃权,州务大臣一样大江东去。

可为何朝野在此次议会联手推倒法依沙后,各党派都说了政治宣言,为了人民福利,什么大前提,什么新冠肺炎疫情,其实都是鬼话连篇,议会里头的新官还不是为了征途,投下了自私自立的一票。

说穿了政客上台的任务,就当官五年,任期内享受官场福利,出入有官员伺候,有保镖,有官车,有各种津贴,还有退休金等。最难听的福利,生病的话,政府还会提供医院治疗,人民买单,哈哈!

可这些新官们不会想患上新冠,因为一旦患上新冠肺炎,黯然离世。政府单位一样提供全套服务,打包尸体,土葬,火化都行,新冠治丧队伍不止是费用全包,还特地清场新冠料理,哈哈~

罗哩罗嗦2020

几乎走完了2020年的尽头,可自己在这一年做了什么,相信大家自己心里有数。

从去年开始感染引起的疫情,从武汉到全球的散播,到底新冠肺炎是如何席捲全球,将世界弄到乌烟瘴气。

到底新冠如何在短短几个月游玩全世界,将整个地球都颠倒过来。

2020年是马来西亚多年前的宏愿,希望在此年称谓亚洲国家的模范。可马来西亚做到了吗?

除了政治斗争精神属于国际模范外,马来西亚基本上什么也不是。

因为,我们曾经拥有全球最老的领导人外,其实我们什么都没有。

尤其,多年前最老的领导人一直在搞马来西亚能(MALAYSIA BOLEH)时,除了世界最长的捞生,最大碗的拉沙,最大的椅子,最大的旗帜,什么都是华而不实的之最。

可我们忘了竞选,全球最贪污腐败的国家,哈哈。

每个在位的领袖人物都被政敌批评滥权腐败,可一对换角色扮演。自己又称为圣人之模范,嘻嘻!

尤其,在2020年的角色扮演更替游戏,台上台下的演员都变得太快。

导致,平民老百姓都跟不上节奏,傻傻分不清到底谁才是兵,谁才是贼。

大家要是记得308的政治演讲,505的大选政治宣传,509的政治变天。到底是谁唱的戏剧,谁才是真正的奸人角色?

而在这几场的大选风吹草动,是谁家受益良多!选民投票后,选出来的代议事是不是真的改变体制,将口中的贪官打入大牢,将亏钱的官联机构给重组回魂。

笔者依然记得308后的媒体访问,对于政治大海啸的改变,你认为两线制成形了吗?

那时候的我跟记者说,在种族主义的国度,我们期望两线制改变了种族平等对待。可要他们改变思想,和牺牲族群的利益。

马来西亚的将来,也许会是两种式的改变。那即是友族在朝,少数在野的局面。

那时候的分析,让记者不高兴,还说我是执政官僚解释,哈哈!

如今的政治局面,是不是写实了2009年大选后的访谈…

笔者始终认为在如此的国度,少数民族的平等对待索求,只不过一厢情愿。友族的政客不会为了什么理想主义来履行职责,而是为了族群的将来,继续捍卫独立以来的权益,唯我独尊…

传奇疫情

打从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武汉打响首炮,接着就散发内地四处。导致中国省城都宣布封闭交通枢纽通道,也采取行管措施,不让区域的人们四处流动。

这是什么道理?其实很简单啊!只是流行疫情嘛!何必封锁城门,交通运输管制,导致全城的人恐慌。

就在全球在批评指正中国人民共和国境内的行动次序时,听闻该国没有人权,没有法律,没有自由,没有社会契约精神。

听到批评声数个星期后,看到中国政府逐步封闭城镇的时候,我国马来西亚还有很多人置评中国,何必采取没人道的封闭管理模式。

其实在读到中国报道的新闻中,作为马来西亚人是完全不了解武汉肺炎对于全球的威胁。

看到中国人民群众对于行动管制的精神,在想要是马来西亚也来这一套行管。不懂几多的网民会在网际网路发稿,大力批评政府采取没人道的封锁管理制度。

就在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闹得不可开交,马来西亚也陷入政治不可理喻的局面。

我国的首相马哈迪为了更好地掌权,不惜牺牲自己的首相座位,坦然面对现实生活的盟友背叛。

马哈迪向国家元首辞职,也不接受挽留。老人家想以自己喜欢的行事风格,也即是出其不意的习惯来解决僵局。

没想到与其同行的政治联盟已经偷偷离队,并在投选继承首相一票时,纷纷都跟皇上表示,支持他人。

从过去爱老马的联盟,在了解老马个人霸业企图下,在疫情攻击人类的同时,同僚选择了抛弃老马。

哎呀!在政治体制改革的变化下,作为马来西亚人竟然与政客同行,为政棍借文宣扬内心的挣扎。

疫情离不开政治,政治离不开民心,可民心是否是当下医务法规行管的条例呢?

每天都听到卫生部总监拿督诺西山一再提醒大家,保持距离一米,出外回来就得用肥皂洗手,自己有小问题请戴上口罩,远离他人。

诺西山每天都在重复老妈子的叮咛,就如过去吃饭前后洗手,厕所后洗手,在外玩耍回家后,记得在门外洗手洗脚再入屋子。

诺西山一再提醒大家,是想让大家活得久一点,活得健康,你说,对吗?

看回中国钟南山的语气,封城行管,照顾卫生习惯。这不是首相慕尤丁的劝告吗?

首相是请你不要往外跑,不要走东走西,左逛右游,请务必留在家里。

其他地方的法律规定,任何闲人免出,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您就得在家发呆,直到打败新冠肺炎疫情战役为止。

忘了中国是几天才重新开启自由之门,只懂得马来西亚封闭了数十天后,开始有条件逐步开放让人民出外工作,以便赚取生活费,来资助没钱的日子。

可很多营业场所仍不愿打开门户来迎接顾客,反而是考虑自身的健康状况,还有家人被感染的机率。

虽然说钱财身外物,可身上没钱花,却是一件很幸苦的事!

尤其大家都呆在家里,几乎没有几个得以“逍遥法外”,得以在食物链上,必须不休继续上班。

在关闭八十余天的转况下,人们逐步习惯成自然。对于政府的再延迟,没什么意见。

看到诺西山的11月24日的新闻报道说,新冠肺炎疫情病患是2188个,咦?数字有造假吗?

这时写字分享博文,是让大家知道笑纹我并不是一个疯子,只是一名不修边幅的董事长。

在疫情发生后的时候,看回历史人物的记录,发明口罩的鼠疫专家伍连德医生是多皆开埠先贤林道解的外孙,也既是林道解大女儿林彩繁的孩子。

至于最近常在报章发表意见的拿督林世杰则是林道解的曾孙,也既是林道解六儿林六经的孙子,林永润的儿子。作为这几位医学专家先祖,多年前的九品芝麻官,笑纹只能说,世界有爱就能团聚。

多皆文德学校在数年前设立了以绿意盎然公园作为历史文化中心,这就是小地方对于事迹的爱护和认同。

要不是对于开埠先贤的爱护和尊重,笑纹在想多皆是不是有机缘发现了开埠故事。

尤其是在疫情传染全球后,大家都忆起了一百二十余年前的伍连德医生,还带出马来西亚病毒专家拿督林世杰教授。

可任谁也不相信这两位病毒专家都是多皆开埠先贤林道解的后裔,或者说其实这两人的后裔也不晓得大家都是亲戚。更没有人想到这次疫情让大家想起了伍氏口罩,一个槟榔岛屿人的发明,竟然是在中国清朝末年。

原来伍连德是本土人士,原来甲午战争之北洋海军将领林国祥也是本土的槟榔岛屿人。林国祥是林道解的孩子,接受英文教育的他在1867年带领了几个兄弟国祯,国裕,国礼,国禧回国效劳,则是清朝政府需要英文教育的海军到外国接受训练,以便保护疆土。

林道解在道光元年离开中国,可为了爱护祖国,他将儿子们都送回国打战。这种精神就是爱国情怀,一种爱护家园的奉献。

写到这里…笑纹只能分享林道解是于嘉庆十五年出生于广东新会县北洋村东升里林成茂户,并在道光年间初期路过暹罗,再从港貢河来到开埠地。

今天能写文章分享,只能够说契机和缘分,竟然由多皆埠外的笑纹链接了历史故事。而且这开埠事迹竟然会在摇晃的竹筒中,开启了历史航线,在拿督公神奇发迹下,从梦想中的督开公园,再称谓道解公园。

这不就是开埠先贤对于多皆的祝福吗?近两百年的开埠史迹,道解,督开,哆喈,到多皆,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小甘榜既然会是历史故事的见证。

希望吉打洲本同县多皆文德学校会是历史桥梁,为马来西亚链接了友情桥梁,直到中国广东省新会市北洋村东升里林成茂户。让这份近两百年的历史故事,称为了寻根之旅,把世界各地的林道解后裔给聚集起来,为多皆开埠两百年欢呼。。。#

精致穷

看着名贵的物品,想到身旁的朋友,自己会不会想占以为有呢?

当你用着苹果手机与朋友在网络沟通,朋友会在软体系统看到爱疯10+。

当你看着名牌手表,现在几点啊?身旁的人也会瞧着你是手腕,哇,数万元!

当你与友人在高级餐厅用餐,大家都打卡牌照,传至社交媒体。与网络朋友分享一下,今晚我在阿顺哥鱼翅大酒家吃鲍鱼,喝名酒。

对于能者,或者说收入偏高的人来说,这种消费水平,还不至于倾家荡产。

餐餐山珍海味,夜夜笙歌都是口袋恩泽。因为这些人都是T20,属于马来西亚高档产品。年收入超过一百千,每月收入都接近一万块钱。

这类型的人,每月花费数千在吃喝玩乐,应该是消费范围之内。

可对于当下的新新人类呢?刚出来社会打工赚钱,每月的工资待遇,有几多钱?

两千?三千?五千?八千?要是说是刚刚出来,有三千块钱,应该是很好的待遇。

除非咬着金钥匙出生的二世祖,三世金孙,才有着老子有钱有势的排场。

当下最怕的事情,先花未来钱,再逐月缴付最低还款额。

结果,在每月交易下,卡债务是每月新高。越签越多,越欠越多,直到签爆了银行甲,金融乙,啊窿丙。

这时回家求救,伸手向父母讨钱,希望老人家能帮忙解决卡债,房贷,车贷,甚至赌债。

今天写字是分享高消费的人,未必是有能力应对开支。而是很多抱着荣耀心态,看着朋友闪耀名牌服装,名牌服饰搭配,高级餐厅用餐。

这种人硬着头皮打扮成有钱人,将自己弄成T20,当成名流社会的一份子,让身边的人羡慕自己。

可钱包总是瘦巴巴,营养不良,每月还没三十,已经是光秃秃。

曾听过某位友人的诉苦,基于家里开销大,又不敢跟家人说,自己的收入大不如前。

每当口袋没钱时,他就曾窝在办事处喝白开水充饥。直到发薪日,才能够买面包,配公司的三合一咖啡,当着午餐。

他说,这种情况硬顶了几个月,尔后找到了餐馆的临时工作,才能吃好午餐。

网上看到这句,“年轻人认为「千金难买我喜欢」,即使入不敷出,也会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买单,可能是一款名牌包包,亦或是一张演唱会VIP门票。真是千篇一律的穷,但各有各的精致。”

也许年轻人活在“作为流行语的该词含义为形容一种普遍发生在年轻人群体中的生活方式。虽然赚的不多,但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追求精致,为了自己所向往的生活和喜欢的东西变穷,穷的明明白白,也活得开心闪亮。”

而你是活在精致生活,还是花在精致日子呢?

对此来说,笔者倒想生活习惯要精致,起居质量则不宜太精致。

要是你不断追求高档生活,却把自己典当给予精致穷铺。做为金钱奴隶,你只得穷一生来偿还债务。

表面的光鲜,让自己这一生快乐不起来。每天总是想着如何填补银行的债务,每月都还利息,直到有一天顶不住债累,只好留字走人…

疫情一二三

2020年1月20日刊登于国际日报东盟文艺
文:王孙文

从武汉肺炎,到新冠肺炎,口罩一直是政客们的战斗精神。

这些各国领导人,在多次的国家卫生说辞中,有些坚持不戴,有些鼓励你戴,有些戴着致辞。

有些领导甚至跟你说,基于人权自由,我们不可以规定人们一定要戴口罩上街。

所以从武汉的强制执行情况看来,戴口罩是减少被感染,或者说感染他人的机率相对减少了!

可为何海外的人类对于口罩防范意识,却抱着对抗心态。

也许他们是对于“中国生产”排斥反应,也是一种坚持国家尊严吧?

可为了这一块防护布,让自己成为了新冠病患,他的牺牲值得吗?他们这种自由自在言论站得住脚吗!

看回一百二十年前的伍式口罩,薄薄三层布为医护人员建立了防备墙面,让面对鼠疫死亡率很高的人们都避开了被烧掉。

要是今天的尊严避忌,却让自己走掉…这些思维岂不是比当年被火化处理的尸体更难搞。

清朝末年的入土为安是全中国人的葬仪礼数,死人一定要埋在泥土里。

可感染鼠疫病逝者,要是其尸体被老鼠路过咬几口。这只老鼠马上成为了鼠疫传播专家,挨家挨户去分享病菌,让哈尔滨成为人间地狱。

面对尸体污染严重影响的情款,还有口沫传染,当时候的伍连德除了规定省城的人戴口罩,还上奏朝廷皇帝,以“焚烧”堆积如山的死尸。

在末代皇帝批准奏文后,哈尔滨就将死尸分堆给烧掉,一烧就烧了好几天。而数月的鼠疫病菌感染也在几天后,竟然被化整为零。

百余年前的焚尸是果断处理方式,即刻砍断疫情病菌感染。可全球的新冠病患逝世处理方式,就只有中国根据古老方式进行。

戴口罩在中国也是必然的生态,所以看得到该国群众的活着痊愈。可世界各地的习惯,包括我们这里的国民,口罩几乎都是遮掩下巴。

即使戴着口罩,其鼻子都暴露在外。有些人甚至戴了一个星期的口罩,你觉得新冠细菌会窝藏在里头吗?

当疫情侵蚀世界各处时,国民腔调人身自由自,笔者只能说,这些人已步入地狱之门。

不想即刻被烧掉的人,你还是戴上口罩吧!

而且,还得罩着鼻子和嘴巴,每天都换一个新口罩哦!

管腔人人都说

话说新冠肺炎疫情,突飞猛进,山哥每日分享数字,从百字,千字,到万字。大家都指责政府没有采取措施对付病魔抗争。

对我而言,对抗新冠肺炎战役,不止是前线指挥部,医务工作者,政府部门。其实最重要的是民众必须警惕,要有一定程度的定性,容忍心态去抗疫。

尤其键盘上的精兵,打稿写字很厉害。咖啡店的名嘴,仿佛通晓古今病情。街坊邻居的传闻,好像自己是诺将军。

尤其政治上的演员,文告写到自己是专家,开导部门,建议政府,批评指正…殊不知,还以为口水也能杀菌消炎啊!

在疫情当下的时刻,大家最好减少出门,不要群聚,不要堂食,不去超级市场游览。大家最佳示范是蜗居家里,与家人温馨浪漫渡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