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gai

吉北至今已有83支流
大臣还说州政府不想建议延长管制
可今天的检验报告
说明了开封不简单
要是今天是十支流
就不懂州政府要如何开放亚罗士打城市?

疫情当下

许多都跟着变了,
春节不过年,过疫才叫年;
今年不采青,明年才祭祖;
端午没抛粽,屈原等一载;
中元没开门,来年才孟兰;
黄旗没飘扬,斋持憶九皇;
冬至祭祖先,小二待新年。

开封

看着数据没有真正切断祸根,州政府又没要求延迟封城,看来吉北疫情只有靠自己才能躲过一劫。
要是大家仍觉得肺炎病菌离你很远,依然觉得自己没有机会感染的话,这一次封城失去意义。
其实,封城才能切割疫情扩散,切断交通枢纽才是割断疫情感染。
否则自由自在的人儿,继续逍遥法外,病魔乘机侵入对方的体质,再等一个星期发作。
那时候的全国各地都唱着同样的歌,《开封府》

过日子

坐在天台,听到市政厅的工友前来家外除草,挖掘垄沟。
听到割草机的声音,挖掘排水沟渠的声音,没几下的声响,这几个工友就停下来,走到树下遮荫乘凉。
这期间,割草机是正常启动,只不过躺在草地上发出声响。至于挖掘水道的声响呢?
只听到声音,不见他们从沟渠挖掘什么上来。这与过去数年来的操作,相差太远了吧!
过去式的挖掘,相信是以包数来计算工钱。所以工友非常勤劳地干,挖到沟渠非常清洁。
可最近几次的挖掘和除草,也许承包商是以天数来支付工资,是以工友的态度也改变!
尔后,来了一辆大罗里,下来两个工友,站在车头后,看着路边的那几个袋子,就这样麻木下来丢上罗里。
至于路边的其他袋子则不是职责,他们是不会跟你服务。
就这样一来一往,草坪上的野草,沟渠里的烂泥,如同早上的状态,懒洋洋躺在里头,等着勤劳人来处理。

昨晚十一点多,强逼自己爬上床,等待周小妹到来。。。
几乎牵着周小妹的小手,这厢有人呼唤我,起来,起来,你还有东西没做好!
奇怪!这么夜了,还有什么东西没干?
黑漆漆的当儿,看到小瓜拿着一堆文件说,爸,欣薇姑姑叫你签名,放在桌上你没看到,她明天要用的。
迷迷糊糊爬起床,趴到视听室座位画张天师的符头,一边想着周小妹的小手。
这厢画完符头,爬回去床上纠缠,可反反复复在床上,什么也没了!
连老婆也不见了!起来尿尿,才发觉她在小瓜房间。。。
尿完又回到床上发梦,昨夜不懂犯了哪个小鬼,一整夜都是梦,梦来梦去都是怪梦。
连酒醉睡公司也梦到,什么都梦,可就是梦不到周小妹,唉!
不懂是闭关太久,人生失去了自由,连梦的精彩都不行,嘻嘻~
您呢?昨夜梦到什么。。。。

台长

从318行管令开始,只要没事做,都会在天台看电脑,手机,检查网络平台动态。
说是窝在家发呆,倒不如说是躲在天台上消磨时光。
这几天,基于早茶的朋友被叫去检验。作为负责任的笑纹,只好乖乖呆在家等成绩。
要是这几个茶友有幸戴新冠的话,那我也得去医院进一步检查。
要是这几天我又趴趴走,那岂不是祸害整个社会机构。
只以趁疫情环绕自己的时刻,好好蜗居在家,一天三餐,一日上下楼不多次。
只有吃饭下去,偶尔下去看看有什么零食,总而言之,避免见到生人既是。

鹦鹉鸟

从小就是如此称呼这位表舅,当时他几乎天天都在午后到椰脚偷闲。
躺在卧椅小睡片刻,醒来喝杯咖啡,穿上制服走人。
那时候的我时常在假期回去母亲的老家度假,以便和阿姨舅舅们一起玩闹。
而他总是来去一阵风,也许趁“停吃”时,过来椰脚休息一下。
直到我离开椰脚,来到吉打做工,才懂得打工仔的职责,尤其在政府部门办事的他。
他是在电讯局做工,没记错是维修部,也即是用户打电话去投诉,他们就出门去检查。
其实,他这种时常回去椰脚逗留,是一种联络感情的方式。所以,他跟椰脚的舅舅阿姨很熟悉,几乎都是看着大的时光。
他跟母亲的姐妹有好谈,一见到面,讲到十间屋子都听到。
也许,大家都是在一屋檐下长大,关系密切,都习惯了没大没小的谈吐方式,我一样是在这样大小通吃的环境下过日子。
所以说,我是干那孙中比较熟悉椰脚的曾外孙男。直到今天,虽然有阵子没回乡参与活动,但在老一辈的印象中,文仔依然很小,很调皮,很爱说话。
还记得多年前的夜谈酒说,那时候他应该还不懂自己患病吧!那夜喝了很多,我也没回家,只懂得他说了老爸过去一生打拼生意,与儿女关系疏远,也不懂要如何才能拉近彼此间关系。
他说,其父母早逝,没有老人家与他们分享心里话,他只有在椰脚找到倾诉的对象,而文仔要好好珍惜当下,与父母亲多说话。
哈哈!文仔跟鹦鹉鸟说,从小到大没几句话,要如何畅谈呢?至于你们几个舅舅,闲谈时倒像朋友多过亲戚,没有那种长辈小辈的隔膜。
从哪一晚回来,曾想坐下来谈几句,可彼此就无法好好沟通。直到前几年,老爸中风后,不想说笑讲话。
要好好畅谈应该是下回合再说吧!
鹦鹉鸟,你得解脱是人生的放下,你后期的病情,据说是痛不欲生,要打吗啡来麻醉自己。今日是你燃烧之日,希望你能在天之灵保佑你的家人,祝福他们都好好继续生活,仅此~

米都牛语

这几天好多人开始注意了哥打士打健康教育组官方布告栏,负责小编没打官腔,只以北马吉打马来话语来书写布告通知。

要是看官以马来西亚语文阅读该文稿,相信可看得冇里头,也不知小编在讲什么?

可道地的吉打人,一看就了解到此官方喉舌的通知,比如“Info Puji Ampa: Team Kami dan Min Rasa Sebak Sikit Sebab Tadi Hat Yang Mai Ambik Sample, Walaupun Cemuih Beratoq, Dengan Sat Hujan Sat Panaih, Ampa Tetap Tughut Kata, Tak Bantah, Tahniah Terutama Anak Muda, Anda Semua Memang Rakyat Contoh, Abang & Kakak RELA Pon Senang Hati, Hat Nak Mai Saringan Mohon Tiru Macam Ni Nanti。”

你不好按稿去谷歌翻译,因为谷歌可不懂到底马来语,不信的话,你看谷歌的翻译”信息Puji Ampa:我们的团队和Min Rasa Sebak Sikit,因为更早的帽子Yang Mai Ambik样品,尽管Cemuih Beratoq和Sat Hujan Sat Panaih,Ampa Still Tughut Kata,Tak Bantah,特别祝贺年轻人,你们都是人的例子,兄弟和Kakak RELA Pon Senang Hati,帽子Nak Mai Saringan Mohon Tiru Macam Ni Nanti。”

其实该意思是说;赞扬你们的资讯:看到这么多人排队等着被采集样本,我们的队伍和管理人感到痛心。虽然排队很累人,尤其是偶尔阵雨又转热,你们还是坚持等候,没有抗议,恭喜你们,尤其是年轻人,你们都是模范国民,自愿警卫团的哥哥姐姐也很安心。那些要来接受采集的,记得要向他们看齐。

至于马来西亚日的布告,小编则写道Min Selalunya Memang Tak Dan kalau Nak Reply Komen Ampa, Tapi Min Bangga Sangat Sebab Ada Antara Geng2 Follower Min Tolong Satu Sama Lain Jawab Hat Mana Ampa Tau Kat Ruangan Komen, Tambah-Tambah Di Hari Malaysia Ni Sikap Macam Ni Pulak Ampa Tunjuk, Ampa Memang Kemaihh Sempoi Betoi! Selamat Hari Malaysia Dan Terima Kasih Semua *Sebak*

你觉得哥打士打健康教育组小编在说什么呢?

写到此,笑纹在想马来西亚,无论是官方布告栏,还是大小机构的面子书管理员,到底有几个接地气?

除了卫生部总监诺西山个人面子书,还有卫生部官方面子书,能让人民留下好印象的官方讯息站没有几个。即使是商业机构的大马电讯,你可得半个小时,才有人回应你。

至于其他官方讯息站,好多都是电脑自动回复,说什么会进一步处理。可民众等了一阵子,好多天,未必等得到回讯,对吗?

今天写语文讯息,只能说该小编懂得乡民的心态,只以简单易懂的乡土语,让大家了解卫生局的讯息分享。该小编捉到民众的口味,以温馨语气引导民众,要如何接受新常态的改变。BUKAN SEMUA PENDUDUK Takut Sat Lagi Ada Yang Tak Faham Bahasa Pulak!

赢了沙巴就大选

首相说了,要是赢了沙巴州选,全国大选就在眼前。

他坦诚,要是沙巴子民给以讯息,到底国盟是不是获得了子民的支持,或是否要他继续当首相,以便推动大马继续向前发展,唯一迈向成功的道路就是与首相(我)同在。

而你们会给他机会吗?一个从皇宫大门走出来的首相,一个第三者的继承者,一个靠222位国会议员代表民意,而称谓首相的他。

笔者不认为他来自后门,因为其国会是巴莪选区。只有靠委任议员,官拜副部长的他才是真正的后门。

因为,他曾在议院说,有个国会叫后门。而自己却在若干年后,不小心“当选”后门国会议席上议员。

慕尤丁接任首相至今,人民只从新冠肺炎中看到其疫情政策还不错。至少首相听取了卫生专家的建议,接纳了医学领域专业人士的分享和资讯,又与卫生部商议后,采取了好多个行管法则。

要是首相交由内阁决定疫情对策,相信马来西亚已成为全球排名领先的国家,而非周转100名间。

虽然,首相委任了金融才子为财政部长,可在疫情打击中,要扭转乾坤不易。

不景气笼罩了全球经济,我国又如何能杀出众围呢?出入口都面对封国封城,旅游业更是雪上加霜,几乎每个行业都受创。

笔者不看好国盟能赢得沙巴州选,尤其风下之乡的大风吹,只要号角一吹,蛙群又转方向,纷纷跳起草席舞。lompak sini, lompak sana, 仿佛不听行管守则的人们ke sana, ke sini。新冠疫情都不怕,害怕新官吗?

笔者倒有个建议,首相不妨在上下议院建议跳槽法令。一旦议员变节,其议席直接悬空,吊销其议员资格五年,其议席就悬空至下一届大选。

只要国会议院通过跳槽法令,相信全马青蛙议员都无法再获得献筹优待。朝野都无法吸引对方的代议事过档,只有杜绝变节心态,我国才有真正的民主议会。

而不是当下跳过来是民主,跳过去是违背民意。要是回心转意是本钱,相信横行政治数十年的马医生,也不会两头不到岸。

二月的官厅兵变故事,还不是民选议员喝两杯茶,签署了两边的文件,让两边的领袖以为自己就是胜利者。导致过了苏州,无船搭的下场。

宏愿疫情

从马医生在任首相时,他提起了2020年的期待,让大家有着同样的一个梦。

可在其治理国家那些年,到底人民迈向何处去?

就拿我来说,从小学,中学,社会大学,到今天半百人生,我自己也不懂那三个字是干什么?

也许,三个字是一个梦想,让全民有着一个共同的理想全力以赴,不分彼此完成了政治家的理想,以便马来西亚成为了全球的先进国家。

可当老马回锅当首相,老人家又说了什么?马医生觉得在政治体制下,我国不可能在2020年完成多年前理念,而希望人民继续给以支持,让他带领人民迈向未来。

而他在2020年2月突然跳草席舞,让大家摸不着脑袋下,又宣布辞职不干。却让举国上下都不懂政客心态,这些声称带领国民迈向未来的领袖,是不是有着宏远决心,是不是抱负为民办事的心态。

就在三选一的游戏下,黑马不小心成为第九任首相,却让两个有心人顿时失去人生目标,彷佛汪洋中的一条船。

此时,即使他们再次放下政治异见,可现实的情况就让黑马不小心当上了首相。

可这位首相也不好当,大伙儿一接任当新官,新冠也开始攻击马来西亚,却让我国成为封国封城的健儿之一。那时候,还听到许多人民在讽刺政府,后门政府不懂打击细菌,只懂得闭门造车。

结果显示是我国跟着中国武汉的封闭城镇,切断疫情继续感染,也即刻埋葬尸体,或焚烧尸体,断绝了回家感染的机率。

我国算是全球管理疫情最好的国家之一,可就在打开国门,让人民回国来后,疫情就如发疯似偶尔好好,偶尔坏坏。

至于北马区域在早期,可说是全马模范,机率可说是低于门槛。但从印度回国来的那个家伙,不小心感染了同住的工人,儿子,以及顾客后,北马疫情就不断传染,导致感染了好多地区。

却让北马三州成为了人见人怕的咒术,今天我要对你说,给予身在加强行管区的人们,请在这十余天的在家修炼期间,好好活着,好好学习在新常态生活方式中继续活下去。

毕竟人生没几次如此漫长的在家偷闲,而且也不再想有下一次这样的蜗居度假。

此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了整个世界各地的经济发展,希望大家能够在疫情打击下,以新常态精神状态继续努力,以提高个人在职场上的装配。

在疫情下,只有靠自己的努力和改变,人们才能走出康庄大道。与大家共勉之。。。

却望在马来西亚2020宏远国的当儿,让我们一起打败新冠肺炎病魔,也打赢青蛙政治的跳槽魔鬼,以恢复马来西亚立国时的宏远,全民共享,各界平等,和谐共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