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网友看了我写,要我根据其逻辑写字。。。

在想自己是不是他,为何必须根据他想来表达文字述说呢?

也许这个社会有太多自我的人,只有自己的世界,也只有我的游戏才是万能。

就如海底隧道的捉迷藏游戏,只有神谕最神奇!

不打烊的政说

多年前跟县署去过澳洲考察几天,也即是政治308海啸前。尔后几个月的政治环境演变,好友小明当晚拆除车前的县议员徽章,隔天笑纹也跟着除牌丢信不干了!

想起多年前的故事情节,自己还以为是几天前的事,可白发提醒笑纹,哪已是好多年的残酷现实政治笑话。

尤记得在野党政客常说考察团还不是市县议员,州议员跟着官员飞出国外看世界,叹杯茶,拍几张照片就回来收进文件夹收工。

可308后,突然成为州议员的人跟我说,有机会获得考察南非,不去很可惜!也有当上市议员的人,跟官员飞到北京考察,带回来什么改变呢?

州议员在505被拉下马,市议员成为了有精彩的州议员,但州政府变了样。跟他华丽转身的另一位投机取巧人也获得祝福,或以为能做当行政长官,可民联输了州政权。

两个人只好作罢,写文告,靠座谈会抬举争议,终于成功延续至今为止的政治生涯。

他俩从谁推荐谁成为工业城市议员,到一年前谁排挤谁失去州委一职,这是政治常态。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共同利益的损友。

想起多年前,常写文告指责政敌,爱批评林冠英,爱写州务大臣。直到有一天遇到某位区会主席,被告知笑纹所写的指正文章,已让人民感到厌倦,破坏了人民对党的支持。

唉!一个从横党组装数十年的人尽然如此说,笑纹作为北马发言人也得闭嘴不写。怕害死党团组织,他是为了保护那个单位,还是身边人讲很多忠言又逆耳的传闻。

过去几年不要想写内容,是觉得组织培养了笑纹这一个政客明星代言人。而这些年尤其505的政治压力测试让更多同志告老还乡,笑纹也成为一名普通老百姓。

虽然说,官印依然受到肯定,可惜民间的支持力度只剩下几个巴仙。笑纹还有脸跟赢得席位的尊贵力争“上游”吗?

就如多年前与马公子谈笑风生505局势,坦然自若说了…你只能靠你的族人支持,你才有机会成为州务大臣。

而且你也得跟另一个人选谈妥分配改革,不然的话他扯你后腿,你也赢不了吉打州。

还记得他问一句,华人剩多少呢?笑纹傻傻跟他说,九十巴仙不是我们的…没理由你不懂。结果显示了,他们探测器完全真确,问卷调查显示了华裔爱回教党。

尔后一个会面对话,跟新任州务大臣谈了一点点。他说,既然你们全都支持月亮政策,我只好跟随华社的投票结果,呵呵!

当他掌托执政为民请命后,小马果然名不虚传,跟着选票行事,跟着支持率决定政策。这时华社又喊话鸟他,你不支持我们,下一届不支持你…

没想到在一场官廷斗争后,小马黯然走了,换来跟他谈妥的人回来主持505的后事,唉!

而小马在父亲优抚下,跟着老爸去到敌对阵营,跟昔日政敌携手并肩打回司令台。

说小马跟老马熟悉老魔头,到不说政客都说爱说笑的一群。为了什么坚持到底,鼓吹你我同行走上街头抗议。待他们当选后,什么承诺都是这样炼成为乘懦。

在政治反斗这些日子,浑身都是疤痕。喊砍喊杀的政敌只用口吐口水,到底是谁动了刀刃呢?

不听话的人,不会得到党的祝福,不管你几用力踩脚踏车,不管你正义感又多强,不管你初衷还遗憾什么?

能读懂这一段,还得感谢天地父母的恩惠,让笑纹能在有生之年留下字迹,遗臭万年…

同学之光

今天某人当上了市政厅之首,昔日同窗聚集一版跟他祝贺,以同学的高升为荣。

相信很多龙的传人都引以为荣,不期然都祝贺他为人父母官,升官发财啊!

可此厅龙头是否能够满足龙之子的欲念吗?公平对待各族,平等相待各宗教信仰,真正履行市长职责吗?

在一个以民主为号的州政府老大统领下,谁都得听老大的话。不接神谕者,人民都知道他们的下场。尤其环保份子,民意律师,孤独议员都曾叹息…听不到,看不到,做不到!

对于老大的话,笔者也不敢恭维,怕被东厂兵马追杀,逼害我走入人生死胡同,呵呵!

今天写此稿是基于一个祝贺广告,一群数十人的同窗为了分享老同学爬上岛屿市龙椅,特邀旧日同窗刊登祝贺。

可这些人就不懂为何遗落母校的芳名,也许有人觉得母校名字不好叫,还是觉得英雄不问出路吧!

但作为马来西亚教育事业的路人甲,发稿质疑新任市长,您到底出之何校?

请相信笑纹不是政治议论,而是基于您是华裔之光,请务必记得是哪家学府陶冶求学情操,让你今日出人头地您务必懂得感恩,以实际行动回馈母校啊!

笑话连篇

他表示,若选民仍不“清醒”,就惟有自求多福。

作为一名政党的州老大,以这种牺牲和奉献的言论来“威胁”人民,他还适合领导党组织吗?

因为这些年的服务和贡献,除了国会议员每年获得两百多余千的津贴外,他还有州议员的津贴,以及当过州行政议员的退休金啊!

也许他觉得自己的付出,也政治应该是时候有回报了吧?

他还喊话,若来届大选换不成政府,他“或许会”退出政坛,哈哈!

或许会,很可能退出政坛,与老马重出江湖有什么分别呢?

笔者认为政治人物应该担当言论信誉,可这些年来食盐的政客比比皆是,大家对于大选承诺都抱着等我实现方式。

就这样选民等了一年又一年,魏晓隆要是承诺中选,就搬来亚罗士打居住,可选民等到颈项都长了,搬来住只剩下扮赖主,对吗?

还有槟城民联政府的大选承诺,要是我们组成政府,即刻取消大道收费…都快十年了,也当了两届政府,取消换成了取笑咯!

今天听到可敏说笑,别当真咯!说什么牺牲25年,年年收到议员津贴,你不想做,孙文倒想牺牲个人利益取代你咯!

到底是怎样?

槟岛打从猫政府主权后,趣事何其多?

过去几年的故事暂时不说,就拿停车收费先谈笑风生,想知道谁才是真正说了算?

一个要卸下职权的老大,还是市政厅呢?就不懂收到庭令后,刚坐上位子的大马唯一华裔老大要如何解决这个费事。

但笑纹想了解一下,这个承包商是谁?除了有能力拖欠六百万,还是通知书的四百万,到底政策透明的猫政府有没有人知道这件欠债事实?

因为猫老大爱说在其管理下,州内每一件事都是清清楚楚,与联邦政府的贪污腐败不一样,对吗?

可为何拖欠几年的泊车费会发生在岛屿呢?而且又欠不还的人,还能获得衙门的佑福。

笑纹就是不懂日前的收费取消,是不是根据法律程序行事。否则为何欠款的承包商能获得庭令,对吗?

要是刚放下老大一职的她不急着“砍掉”赖帐的承包商,让刚上任的全马唯一华裔啊头“解决”,那么今天的庭令就不可能出现了吧?

这与黄氏国会议员的新建议没什么分别吧?在她任职期间没提出三项东东,却在他接任后,公开讲出来泉安需要,呵呵!

日落洞之虎还是虎吗?这么多年来的卡巴星精神还存在吗?不然的话,为何国会议员等雌老虎退休后,方讲出心中话。

这与猫老大精神有点一样,永远对着马华干,就不敢跟国阵老大正面对冲,呵呵!

没钱吃饭

话说莪仑有位单亲妈妈为了填饱有需要家庭孩子的肚子,慨然出走夜市场到路旁贩卖一块钱鸡饭。

几天后又读到一则新闻北海有一对夫妇为了生计,也推出五角钱“辣死你妈”来协助贫困家庭。

这与多年前檳岛一家有温情的面包店一样,为了协助有需要人士,刻意贩卖一块钱食物来迎合需要人士。

笑纹与美女在茶餐时用餐时,为了五角钱和一块钱讲起人生游戏规则,也为了起价争执了好久,到底谁赚取了多余的盈余。

笑纹:老板,给我一盘干捞面,不要叉烧,要云吞,谢谢!
面食老板:好。。。小姐呢?
美女:我要云吞清汤就好!
面食老板:好!一碗干捞面不要叉烧要云吞,一碗云吞清汤。

过来一会,老板送来食物后,并顺便收取钱。老板:两碗五块钱,谢谢!

笑纹:老板,不要叉烧,也同样价钱吗?
老板:对啊!我多给你几粒云吞。
美女:老板!我只是清汤,也一样价钱吗?
老板:对啊!十粒云吞,还有青菜。
笑纹:美女,老板都说,加云吞给你。
美女:是啦!问一句没有错吧!
老板:没事,没事,顾客永远是对的!
笑纹:老板,请问这么多年,你起价几次?
老板:打从几年前的两块钱,在前年505涨了五角钱,直到今天还是两块五。
美女:老板,你卖两块半能赚多少钱咩!
老板:有啊!没赚钱谁要做生意,只不过赚不多,糊口没问题。
笑纹:糊口没问题,那是赚几多!
老板:几角钱咯!现在人找吃不容易,买贵又没人要来交关咯!
美女:老板,你能体会我们,又有几个老板懂得月光族的心声。

说到月光族,笑纹心里在想自己也曾何几时做了月光族,缝月就穷哈哈,不敢出门开销。因为,口袋的钱不够用。

笑纹:嗯!几年前为了缴清每月房屋贷款,汽车贷款,记账卡,还有保险费,笑纹几乎还到倾家荡产。
美女:是么。。。你可是有钱人,说什么不够用。
笑纹:哎呀!什么有钱人,我只不过领取每月薪水,那是富家子弟。
美女:没有钱?还常到《十大巴》喝咖啡,你不会在咖啡店喝吗?
笑纹:你误会了,我只是到哪儿慰劳自己,让自己轻松一下,那是花大钱。
美女:哎哟!你一个星期在《十大巴》报到几次,每月累计数百快,还说穷哈哈吗?
笑纹:哎呀,其实你不懂我的心,笑纹只不过喝一杯有环境保证价值的咖啡,你啊!就是吝啬。。。

这是面食老板刚好走过来,自言自语讲了什么:人就是爱花费这,开销哪,又说自己不够用。其实是你自己不懂理财,不需要的花费就不要乱花。要懂得节省才有多余的盈余。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爱骂这,批评哪,从来不检讨口袋的钱去了哪里?

美女:看,老板说你胡乱开销,说什么享受其实是找难受,还推卸自己对于管理钱财的疏忽。
笑纹:哪有!我只过到应该去的《十大巴》慰劳自己,说到这么难听!真实的。。。
美女:社会就是有你们这一对超级享受怪物,再说自己是月光狱卒。难道就不会坐下来好好规划生活吗?

老板又走过说了,没钱的人每年出国旅行,不够花钱的人又天天谈好茶,喝昂贵咖啡。这个世界真奇怪!

美女:听好好,老板又说你啊!
笑纹:什么飞出国,笑纹只不过跟车队驾车自驾游,花费不高啊!
美女:不高!不高!一次出去自驾游,你用了多少钱?
笑纹:。。。。。啊!咦!哦,一个月出去驾驾车,也是让自己工作多年轻松一下嘛!不要讲到这么难听。
美女:好啦!轻松,慰劳,让自己享受一下,都是你的藉口。

这时候,咖啡小二走过来问:你们不喝饮料吗?这么省。。。没有叫水,老板可是要收座费两角钱哦!英俊峇水查婆,真的不喝吗?

笑纹:那就给我一杯麦雀咖啡,不要糖牛奶少。
美女:我美禄冷一杯。
小二:哦!我想起了你们了,上一次也是咖啡和美禄,这一次应该没问题了!
笑纹:什么没问题。。。
小二:老板上一次之后,已跟供应商买了正牌粉末,你们应该鸭嘴无声咯!
美女:你再讲一次,什么鸭嘴!我叫律师出信给你,给我小心点。
笑纹:喂,你的老板呢?
小二:老板出远门吃风旅游,这个星期不在店里,有什么事?
美女:老板又吃风,他一年好像出了好多趟哦!
小二:不懂咯!他是老板,我们伙计那有权利过问。
笑纹:老板去哪儿?
小二:美欧国家,好象是十余天。

面食老板碰巧走过来,停下来说:你们说我讲对吗?一年出门好多次,又说咖啡店不赚钱,自己却飞出去欧美国家旅游,之前又到日本北海道一个星期。

美女:是咯!早几次过来就没看到老板,原来有飞出国了。
笑纹:是啦!老板飞出国,你没说他享受,我只是驾车出去走走就说我享受。
美女:你们都是一样咯!各自找藉口吃喝玩乐,又说政府福利很差,没有照顾人民,还抽取高税收。
笑纹:政府抽税就不对,大道收费也不对,还要什么消费税6%?
美女:这个不对,那个不对,你永远对咯!

钱进了吗?

当倪可敏质疑其会议津贴还未收到时,我们才懂得政府的延迟付款习惯几乎每年都发生。

可看回来尊贵的代议士收入时,人民或又觉得他们是高收入的一群人,尤其经常喊穷的政客。

津贴从六千多涨到一万六千,各项明目张贴的津贴又一千,两千,有些是两年一千,有些是三年一两千,每日津贴一百到三百,住宿也有四百,车子津贴一公里一块钱等等。

作为一名纳税人,不懂可以质问有关议员,你一年获得多少公款津贴?平均每月又是多少钱?

因为作为一位普通收入的人民,你的一个月已是普通人的全年底薪。你的底薪也是白领阶级高攀不上,你的大概所得超越了很多高收入行政人员。

今天笔者提出这个问号,是觉得做议员很好赚,而且尊贵的收入好像不用缴付所得税,对吗?

作为普通的公民,我们的收入都得根据政府的税收缴纳奉上给以有关“衙门”,有关衙门再收据所有纳税钱后,再分发给以公务员,国会议员,以及部长吧?

今天你喊穷,说津贴不都你支付助理的薪金,办事处开销。殊不知你们的各项其他津贴每月也近一万块,总共来说尊贵的议员,你们每月都有两万五千左右,对吗?

一年获得津贴三百千,相信你们都是一群有钱人的代议士,对吗?

写到此,笔者只能感叹自己不成材,做不到国州代议士,只能在此涂鸦写字,赚取一些微薄津贴过日子,哈哈!

两角钱

20sen可以买2颗糖果,20sen还能做什么呢?

刚才在超市买东西,我前面正在付钱的是一位印裔妇女, 她买了几样物品。但钱不够结帐,不多!就差20sen. 我看她着急找遍全身的口袋, 就是找没20sen.

她低着头把袋子里购买的唯一的1颗Tomato, 要求收银员取消这Tomato。我不忍心, 因为我觉得她买的都是她真的需要的。她只买小包装奶粉,酱油和1颗Tomato…

我告诉收银员, 那20sen算我的。

那个印裔妇女很惊讶的看着我,眼泪流了出来。
声声Thank you, Thank You, 搞到我也怪不好意思的。

只是20sen可以解决一个人的问题,和乐而不为呢?
So …. dont look down 20sen。

我把这事情写出来。。并不是要show off我的20sen比天大。 而是希望大家有看到类似这样的事情可以给于援手。说不定,有一天我们也需要人家给于援助的时候呢!

在脸书读到友人美娇的分享博文,原来要帮助人是随时随地,不管你有多少钱,只要有心协助他人,即使只是两角钱,就能搞定一个忙啊!

很多时候,大家都在说要帮别人,可能力有限,帮不了!可自己就没想到,要帮他人一个忙,随手推一下~路过看到有人几乎没力推车子,就停下脚步帮忙推一下啊!

路过看到有人遇车祸,坐在路中间晒太阳,为他遮把扇,减少暴晒太阳的透视受伤的她。或看到其车子爆胎,停车协助他指挥交通,还是帮她更换轮胎。

有时到饭摊用餐,看到有人要钱,你是不是可以请他吃一餐呢?当然时下要饭的人,或许只想要钱,不会吃你一餐。但只要你有一份心要帮,这就是想做的开始。

有时候看到友人的车子停在路边,我们是不是摇电话过去问,你没什么吧!可站在那儿的人,你我都不认识,笑纹也没心欲帮咯!

尤其最近几年的社会故事情节,让好人都失去了好心,匪徒扮演车子坏了的人,偶尔也会当成受伤的人,让有心人怕了,把世上好意都喂狗去,对吗?

今晚读到两角钱故事,一包奶粉,一瓶酱油,一粒蕃茄,可就少了两角,带不回家啊!

这与美农一位单亲妈妈,为了满足他人孩子的肚子,在路边开了饭摊,卖一块钱鸡饭,说是帮忙贫苦家庭省下饭钱去储蓄,以备不时之需。这也帮了她自己的生意,每一天卖出四千包爱心鸡饭,也为她带来一笔不少的盈余啊!

一包饭只赚区区两角钱,但薄利多销,聚少成多的营业利润,一天也有八百块的收入,这比什么生意都好得不得了!一个用心良苦的善意,竟然成为了一门生意兴隆。

所以说,只要用心去帮助有需要的人,上天将赐予好心好意的回馈,对吗?

一块钱鸡饭

去年写过好面包不当顾客是傻瓜,今年又读到一块钱鸡饭,让辛劳人士觉得马来西亚的社会温馨。

槟城一间面包店坚持卖一块钱面包,是觉得自己对于社会的回馈,也是给予长期顾客的持之以诚。

叶宝水的诚意,苏拉雅妮的善念,可以成为了社会模范。就是他她的身体力行,为需要人士提供了温食一餐。

苏拉雅妮看到清寒家庭买不起饭,孩子们的渴望无法如愿,买一包三,五块钱的鸡饭回去享用,自己只好从夜市场出走到路边摊为清寒家庭做点事情。

她是基于在传统夜市摊文化的规定,大家不可破坏彼此贩卖行情,只得将夜市档口转让给弟弟。自己从头开始经营爱心鸡饭,一包一块钱,鸡饭容量不含糊,一包饭含有鸡肉,黄瓜和酱料,绝不马虎。

她的诚意让当地居民受惠,尤其收入有限的贫寒家庭,单亲家庭,以及想吃便宜鸡饭的你和我,对吗?

也是单亲家庭的她深感同受,晓得一个人赚钱养家不易的尴尬境地,坦然走出夜市场的贩商约束,为需要家庭温饱孩子们的肚子。

在夜市场十七年,出身贫苦,更能体会到需要人士的经济压力。她希望能够填饱这些孩子们的肚子外,家长能够储蓄省下来的款项,以防不备之用。

她的用心良苦,她谅解了有需要家庭,也祝愿贫寒家庭能够储蓄备用。她这种用心良苦,又几个人能体会得到呢?

因为她的一块钱鸡饭,还增加了两种菜色,一种是巴答雅蛋包饭,一种是牛肉饭。一天卖了四千包,笔者在想美农应该没有这样多贫困人口吧?

她这种薄利多销生意太兴隆,会引发怎样的故事情节呢?开大房车的有钱人,住豪宅的过得去人士,与早期的贫困人士争吃一块钱饭食吧!

或许说,有心人做好事,用心人办好事,热腾腾的饭食遇到现实主义的人,苏拉雅妮一包饭的诚意岂不成为讽刺。

苏拉雅妮跟叶宝水的出发点,并不是一番贩商愿意跟随的生意经,就如笔者一位认识的面摊小贩,至今还是两块半,坚持到底的精神是什么?

很多贩商一直都在说,什么都起价,连燃油稍微涨一两分钱,也成为借口。

试问一下…一公斤的白糖泡几杯咖啡啊?一桶煤气用几天啊?一包十公斤白米能煮几盘饭?

许多叹息不够开销的人,偶尔坐在冷气咖啡馆喝茶,有时候又在餐馆用餐,放假期间还到国外旅游啊!

他们可懂得一块钱面包和一块钱饭食的意义呢?做什么他她不卖好价钱,而愿意为需要家庭做有意思社会公益呢?

记得去年写道…要是商家都是李嘉诚信徒,还是叶宝水心态,相信价值观就不会如此高涵养。就是懂得好赚取,忘了顾客不是傻瓜,还是以为顾客是水鱼好杀,呵呵!

今年还得写一句台词…要是社会多了苏拉雅妮同理心的人,又懂得体谅贫寒家庭的感受,也学习到了李嘉诚和叶宝水人生观。

一块钱肯定就是马来西亚的希望和未来,谢谢他她的用心良苦,希望明年又得继续下一则诚意故事,约定你了!

等死

对于岛屿老大的文告告白,不懂是他的意思,还是文官会错意,写错了意思。

一个拥有36个国会议席的政党,会一夜之间灭亡吗?哈哈!

虽然笔者感觉到其文告好像以弱势套票,但身为反对党最强的政党,竟然有弱化自我意识形态来跟人民说…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走入布城,不然的话,孩子的未来将政敌被盗走,马来西亚也会病入膏肓,求救无门!

在每一次的大选,每一次的政治演说,马来西亚不是即将破产,就是政府机构贪污腐败。可国家独立至今,整个体制机制还是一样活下来。

而领取养老金的朝野代议事一样每月享有福利,睡醒过来,银行就有人民血汗钱入账他们各自的户口。

笑纹不是说巫统很好,是想说到底谁盗窃了国家财富?老马,伯拉,还是纳吉呢?

一个掌握国家经济二十余年的马医生,在过去数十年是人民口中的独裁者,由他说没你说。到今日说声对不起就摇身一变,这样变身来拯救马来西亚。

殊不知,被控诉吃了数十年的医生,在迈向布城行动计划合作共赢下,过去不再是罪恶滔天,大祸被抵押为筹码。

只要老人家肯跟我们携手共进,干掉政敌就是好人好事,不管他过去是如何对待人民和国家,呵呵!

读到文告的拼了,还不懂7-11百万大军要如何迎战?继续让文告军攻破底线,成为最后的太监,或自以为是明天会更好呢?

笔者十年余前当八品官一阵子,被政治海啸给辞退,在野看笑话好多年。倒不知我党我军会几时灭亡,倒发觉文告党在变脸政策下,让人们带来无奈。

就不懂以拯救为民的口号,与以民为本的笑话有什么分别?朝野政客都享受议员津贴,口口声声说,钱不够用。殊不知他们每一个尊贵的代议事都有一两万的收入,与你我的微薄收入来说,天渊之别,唉!